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
  

中国最大贩枪大案后:记者孤身西北“买枪”体验

发布日期:2019-10-08 19:33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贩卖走的是熟人的路、求的是稳妥的法,这样“灰色地带”的人群就成了首选。

  因为他们夹杂在黑白之间,既有可能接近枪贩,又跟普通人生活在一起,是普通人中的“另类”。

  “你放下3000块钱,然后等我的消息……具体多少时间,要看那边有没有货,我也不敢担保,有货就很快,没货就要等几天。你把钱放下,其他的就不要管了。”2004年12月16日,曾在“道上”混过的一位“朋友”对记者说了这段线日,记者采访在兰州审理的12.18中国最大的贩枪大案后,决定孤身作一次“买枪”体验。

  “老哥,你知道我常年在外面跑,现在的外面啥人都有,采访中很危险,我想弄把枪防防身。”记者找到了一位曾采访过的对象,他曾在道上混过,后来坐过几年的牢。还跟记者保持联系,因为以前问他现在整天做什么时,他说他有时白天打打猎。所以记者想找他帮忙了解一些内幕消息。刚开始,记者告诉他想买把枪防身。

  “我帮你找找,你等我的电线日,他打过来电话说了开头那段线元就可以买到枪?而我要的显然不是,而是购枪的经过。经过再三的考虑,记者向他坦白了目的。

  “我保证几点,首先是你的安全,其次,如果采访能够成功我给你1000块钱作劳务费;另外,采访过的所有人我都保证他们的安全,因为我不是警察,我只要我需要的内幕消息;我还要考虑我的安全。”听到他要挂电话,记者赶忙再三保证他们的安全。

  经过恳求,“朋友”最终只是说:“我不认识你要找的人,但是我会帮你安排,让一些可能知道内幕的人跟你谈谈,你等我电话。”

  12月20日一早,“朋友”约我到距离兰州城200公里以外的一个城镇见面,说好了我是他在北京工作的表弟,来探望他,请大家一块吃个饭。

  饭店比较上档次。一进包厢门,沙发上坐着3个人,“表哥”介绍了一番,一位叫“老五”,一位叫“蛐蛐”,还有一位是“小文”。“老五”身材高大,满脸横肉;“蛐蛐”就像自己的名字一样,瘦小;“小文”是临时来的。“表哥”高大威猛,曾是当地一霸,据他自己讲,他早就“从良”了,只是当年名气太大,现在很多人还给他面子。他们年龄都在35-40之间。落座后,要了两瓶白酒,西北喝酒三令五申、划拳的居多,“表哥”说划拳不文明,现在都改“挖坑”了。“挖坑”指纸牌的一种。

  席间他们谈论的都是些最近发生的打打杀杀的事情。最终因为意见不合,“老五”与“蛐蛐”怒骂而去。记者一直在寻找机会往贩枪的方向牵引话题,却没有人接口。正在暗自着急的时候,又进来一位身材不高却很结实的30来岁男子,他对记者说:“走,我带你转一圈去。”记者本不想去,但看“表哥”没有拦挡的意思。只好跟他走出去,坐车在外面闲逛了约半个多小时。当记者再次回到饭店时,饭店的工作人员说因为今天吃饭的人很多,包厢不够用,他们已经走了,但饭钱还没结。

  结清了饭钱后,再一次打通“表哥”的电话,他说他喝得有点多,今天就回家去了,改日再聊。

  还是那天陪我转悠的男子接的我,他有车,说我叫他“大毛”就行了。我问大毛“表哥”怎么没有来,大毛说“表哥”有事,让他来接待我。

  在一家小小的羊肉馆吃了饭,大毛领我去了一家茶屋。在包厢里我们坐下,要了壶茶,捡了个话题聊了起来。他早就知道我的来意。

  大毛很坦率,说他坐过4年多的牢,现在疲命于生活。以前混过,现在孩子也大了,但是还是喜欢跟原来的朋友一块玩。我问他玩过枪吗?他说以前也跟他们一块出去打打猎,但是他没有枪;我接着问他知不知道贩枪的事,他立刻紧张起来,说这个他不清楚。

  在记者反复的动员、保证之后,大毛说他就知道的告诉我一些。他说他的一个朋友是震惊全国的兰州“李氏”黑社会集团的成员,最近被抓了,当年自己刚出监狱的时候,在兰州见到时,他还只是小打小闹、做些打劫之类的事,后来听说跟“李氏”混,一年后自己跳出来拉了一帮人专门给别人看场子,晚上在舞厅里枪都是明晃晃提在手里的。具体犯命案没有他就不清楚了。

  需要枪的人有三种:一是听到风声,感到自己需要拿枪防卫保护,这种人一般是把枪放在家里,有时也带在身上,但不会让别人知道;二是团伙,像黑社会团伙,是想干点什么事的人,这种人枪随时带在身上,购买枪也是一批一批的;第三种就是整天做白日梦的人,想着拿枪抢劫犯事的人,大都是普通人,像这种“游侠”也有一部分很可能已经有命案在身,是最危险的。

  至于买枪,他开始说如果他买也是托线人,可能要过七八道线才能找到,后来他直接说,如果真的要,他现在拿着钱去找,顺利的话一会就可以拿来了,前提是那个人正好有货。并且是真货,不是水货。

  行内买枪都送子弹,一般都是50-100发,再多就需要掏钱,价格是5元钱一发。记者提到12.18贩枪案中犯案人员招供有枪没子弹的事,大毛笑了笑,说只给几发子弹、或者有枪没子弹的情况他没有听说过,一般不可能有这种情况。

  他承认,如果他真的想要一支枪,他可能会很容易买到。但是他又说:“很多事都看透了,枪带在身上就是把一个定时炸弹安在身上,迟早都要出事。枪能壮胆,遇事你可能就不会忍,这样事情不就犯下了。”

  显然,大毛是“表哥”派来完我的差事的人,但是这还与记者的目标距离太远。24日,记者再次拨通“表哥”的电话。“表哥”的电话已经关机。

  一直到12月25日,拨几次电话后,“表哥”接通了电话。他说,他一个朋友坐牢刚出来,在里面待了10年多,贩枪的事他知道很多,他跟我联系一下。

  记者随后从其他一些线人口中了解到以下的一些消息:行内出售的一般真货会多一些。手枪中,左轮手枪最便宜,七八百就可以了;六四最贵,需要两三千块钱;其他有些贵一些要上万元,相当先进。据他介绍,上世纪80年代,从中越边境流入内地的相当多,现在的来源太多了,青海的化隆、甘肃的三家集等地可能都有造枪的窝点,据说三家集是和毒品的集散地,有一个朋友从三家集买了把五连发猎枪,花了6000元,说那里什么枪都有。他又讲了一件事:2003年底,甘肃定西市田东林、方江林(音译)二人认识了马某,经马某联系从三家集购得仿五四手枪2把(每把750元),一支,送50发子弹,再要子弹5元钱一颗。之后在定西市抢劫出租车,开了一枪,重伤。田和上线马某已经抓住。至今方江林携枪在逃。2003年12月12日,青海省化隆回族自治县涉嫌非法制造案的马由布、马乙四夫和韩乙卜拉三人落网。在沙二村韩乙卜拉家一间房大的地窖里,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制枪工具,搜出来自制的仿“五四”式手枪3支,散件(半成品)221件,子弹10发。

  而据记者在火车上碰见的一位人士称,枪在青海很多,他生长在青海,在油田工作,最近才调到唐山工作。他说青海的枪大多是从周边各国流入,先进,很多人要他买枪,他不需要,但是单位有人买过,一块儿打过猎,上个世纪80年代,他每年打死的藏羚羊都在百只以上。记者曾于2000年10月,在兰州火车站见有人卖刀,过去看时,卖主问要不要枪,并称各种型号都有。

  而现在打击贩枪力度加大,枪贩一般把枪贩卖给熟悉和稳妥的人,或者是熟人介绍的人。

  在调查中,最令记者吃惊的是,20岁的田某,自称在中学时就以450元的价格买到五四式手枪一把,曾多次在校园炫耀,后被家人交到派出所。



上一篇:华比良学生会长在线看漫画 下一篇:没有了